欢迎您来到中国咖啡网!
中国咖啡网«周边«咖啡杂谈«疫情之下的6座城,7间咖啡馆,连接着无数的人

疫情之下的6座城,7间咖啡馆,连接着无数的人

时间: 2020-04-09 09:36:52

穿戴后欢快地出门,露着整张脸,端着咖啡,漫步在阳光里,回头是你灿烂的笑颜,这样的日子似乎已经幻若隔世。咖啡馆是城市的窗,诉说着我们关于美好生活的向往,然而在疫情如火山熔岩般无情蔓延之时,一家家制造芬芳的小店失去了往日的熙攘热闹。

2020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四分之一,我们已经习惯了无纺布下潮湿无奈的呼吸,口罩成为了手机、钥匙之外的随身必带。打开手机的时候,习惯性地查看最新的疫情地图,深红的色块蔓延到国境之外,一点点地增加,看着外国的疫情动向,就好像时间倒流回数月前,故事反复重演。雪崩之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在这一段荒谬的情节中,我们都是有家人、有念想、有情感,会感到脆弱无助的普通人。封闭了2个多月的武汉即将解禁的同时,全世界许多国家都宣布了紧急状态和“封国”措施。疫情之下的6个城市里,不复昔日喧闹的7家咖啡馆,不同的坐标,却有着相同的滋味。

六座城,7间咖啡馆,连接着无数的人和我们的同理心情。

南 京

与武汉相距500多公里,这大概是中国最相似的两个城市,同样位于长江之滨,拥有相似的湖泊和丘陵,易守难攻的江南要地。相似的历史和发展格局,连咖啡产业的发展也很类似,两个城市都出现了可以引领国内精品咖啡专业竞赛的团队,也因此,两个城市里的独立精品咖啡馆的氛围和专业度都很高。

*空无一人的南京街道

“我们店在熙南里,这儿属于文化旅游的街区,民国风的老建筑,装修偏工业风格,白天以精品咖啡为主,夜间是威士忌酒吧。疫情之前,营业额每天有4500多元。”南京J Cafe & Lost horizon bar的合伙人老丁如是说:“原本预计春节的生意会迎来一个小高峰,备了一万多块钱的货,20多箱鲜奶。”然而生意却没有来,作为临近武汉的南京,整个城市一度陷入灰色的恐慌中。老丁自己就是精品咖啡爱好者,家里有一台ikawa烘焙机做样品烘焙,定期在店里举办杯测会,店内长期有4、5款单品咖啡,J Cafe积累了很多忠实的客人,但尽管如此,疫情爆发之后,咖啡店门可罗雀。

老丁的父亲是位老中医,2002的时候参加过抗击非典的救治工作,停业后他想为医务人员做点什么:“我开始积极联系医院渠道,希望可以给医务人员赠送咖啡。”

*老丁和朋友们总共送出了2900杯咖啡

赠送咖啡的第一天,客人就带着老丁结识了纪录片“中国医生”里的徐晔医生,赠送咖啡的计划很顺畅,被更多人知道后,也联系到了更多的渠道。到2月20日左右,他们基本上送遍了南京各大医院,包括南京的小汤山医院(专门接受新冠肺炎病人治疗)。前后赠送一共2400杯左右。店长的台湾朋友知道后,积极捐赠,所以全部的捐赠在2900杯左右。考虑到安全问题,每一杯咖啡都是老丁开车送到医院门口,医护人员在医院门口交接。“首先我们考虑的是人性问题吧,在这场疫情里面我们能做点什么,怎么去做,保护好自己就干起来了。”

疫情之下,没有一个人能够免于痛苦,愿一杯咖啡换你笑颜。

墨 尔 本

80后的James和老婆在被誉为是咖啡之城的墨尔本经营咖啡馆已经两年,每年春节都会回国。今年春节之前,尽管他们就已经对疫情有所耳闻,但当时在澳洲却没有料想到后来会对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造成如此大的打击。春节回国的时候,恰逢武汉封城,预想中热闹的城市变得萧条冷清,春节的假期也变成了从墨尔本到北京到大连的“隔离之旅”。

*空无一人的墨尔本街道

“由于疫情升级,返回澳洲的航班被取消延期,我们被迫在大连和北京家里自觉隔离,直到回到澳洲。到达墨尔本后,由于从疫情国返回的缘故,又在家隔离了两周。”匆匆结束的假期让James心头笼罩了一层阴云,那时便开始隐隐察觉,国内的一切将会在他们返回澳洲后重演。三月初回到墨尔本后,疫情开始在澳洲发酵,James说整个社会对事件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不屑一顾转变到目前的严防死守。非必要活动,居民不允许外出。违反规定会受到高额罚款。澳籍和持有澳洲绿卡的人不能离境。同样,非澳籍或者没有澳洲绿卡的人也不能入境,实际上就是封国了。任何餐馆都不能堂食的规定,又没有国内的人口红利,澳洲的餐饮业举步维艰。

餐饮业最大开支是人工和房租,顾客的减少意味着销售额的降低,这就导致了现金流的短缺。James夫妇的咖啡店也不例外。

*James的店Billy‘s Central停业中

*Billy‘s Central所在的商场,空无一人

“一开始我们的状况还可以,但是很多中餐馆都纷纷倒闭了。澳洲人喝咖啡是一种刚需,尽管如此也没有客人,幸好店内的咖啡豆销售中状况还可以。澳洲政府也在陆续出台针对经营者的补助政策,但这不是我最关心的,”James说:“在国内期间,与同行们聊了聊,大家都很难。市场遭受这么大的冲击,谁都没有预想到。但也确实无能为力。在增加线上业务的同时,只能企盼疫情早日过去。”

*Billy‘s Central的咖啡豆销售情况还不错

跟国内的很多商家一样,James也开始搭建线上平台,尝试各种自救的措施,等待着市场回暖。还好国内那种全社会集体共同抗击疫情的情绪给了James坚持下去的信心。

赫 尔 辛 基

在北纬60度的赫尔辛基,这个春天仿佛格外的漫长寒冷。微博上有9万粉丝的Mia这里经营着一家叫做ANDANTE OF HELSINKI 的Cafe。几个月前,她还在思考店面运营的新趋势,忙着员工纳新、面试、培训,与当地的三位冠军咖啡师签约,一直都非常忙碌,3月份的时候,团队培养成熟,她沉醉在甜点的研发之中,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疫情已蔓延到芬兰,一发不可收拾。

*冷清的赫尔辛基

Mia说:“每日每夜都在关国内的疫情,特别担心,为国内的家人订购了口罩。春节旅游高峰,从国内来赫村探店的朋友很多,当时就为咖啡店采买了酒精以及免洗洗手, 第一时间就和员工交流讨论关于COVID-19 以及培训他们在服务中加强卫生和消毒意识。只是没有想到一个半月后 刚为国内亲友们松口气的时候, 欧洲的疫情一发不可收拾。”有一天,Mia去家楼下超市买菜的时候,没有征兆的发现买厨房纸的货架售罄,隔壁厕纸的货架也零星一点,西方人爱囤厕纸甚至还上了热搜,其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Mia的咖啡店ANDANTE OF HELSINKI

在芬兰疫情初期,Mia就已经和员工谈过随着疫情恶化之后可能关店,让大家做好充分的准备。芬兰政府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封锁国境的当天,Mia就决定停业,避免不必要的社交和接触,经济收入固然要紧,但保证员工和客人的健康才是当下最重要的。

这种时候,必须分清楚孰轻孰重。

北 京

开始时,北京并非是疫情的重灾区,但却是战役拖得最长的城市。即便是本地常驻的居民严格采取防护措施,依然无法避免国际输入型的病例。在南方城市全面复工的时候,胡同里的咖啡店仍严格限流。

*胡同口的标语会成为这一代人的共同的记忆

胡同里开店的韦寒夜从被通知不能开店后就开始折腾各种办法自救,拍视频,跟花店、酒吧等独立运营的线下空间联合,不能营业的日子里开设拉花课,线上售卖咖啡豆。看着他忙碌的样子,我深感这是一座如果不折腾,就会被抛下的城市。北京宛若一趟呼啸而过的列车,只有不停奔跑的人才能跟它同行。韦寒夜说:“线上经营了一段时间,发现也有效果,微博的互动量和淘宝销量都有增长。”

有的人积极求变,有的人改行止损,疫情好像只是让人们换了一种方式去工作和生活,其实谁也没有真的停下来。

洛 杉 矶

出生于东北的Ryan,在2019年拿到了美国绿卡,跟韩国妻子办完婚礼,2020年初回到洛杉矶,把多年的积蓄投到了自己工作的一家咖啡店里,期待着四月份开始能够拿到分红。2月份,中国和韩国疫情严重的时候,美国的感染人数只有几十,而现在有34万,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目前洛杉矶所有的餐饮场所都只能外带,不可堂食,等待的时候人与人需要保持6英尺的距离。面临倒闭的咖啡店、酒吧、餐厅不计其数了,大家想各种办法生存下去。

*Ryan的咖啡店andante coffee roasters空无一人的早上。

Ryan说:“我们利用社交媒体与客人保持互动,出售咖啡豆,每天有老客人冒着生命危险来买外带喝咖啡,于是还得坚持开店,他们也很感谢我们冒着生命危险继续为他们服务。联邦政府提出说给小额的补助,我们也提交了申请,但是总觉得可能这笔钱政府还会想办法收回去。”

“最难受的事情是每天都会听说亚洲人遭受暴力,”可以想象他话语中的无奈和悲愤:“只希望一切尽快好起来。”

南 京

三月初多地的咖啡馆准备恢复营业,同在南京的M2M COFFEE的团队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咖啡豆援助计划”,宣布将为各地的咖啡馆无偿提供咖啡豆,武汉地区的4kg,其他地区2kg,并且提供免费的教育培训援助。

用新鲜烘焙的咖啡豆,帮助困境中的咖啡馆获得第一个月的现金流收入是M2M COFFEE的团队的创始人张寅喆的初衷,从最早在豆瓣上的无偿的分享咖啡知识到现在发起援助计划,即使是最微小的善意,也能给同行们无限的鼓舞,这是咖啡行业和其从业者们的可爱的之处。

教育培训计划里,冲煮冠军杜嘉宁和团队其他的导师都参与,截止到3月底,M2M给湖北省内和其他地区的350家咖啡馆送出了1吨多咖啡豆,每一家有需求的咖啡馆都可以跟M2M COFFEE的团队的专门人员对接,反馈大多数都是积极的,也受到了业内的好评。“我们只做了培训的跟进,这次活动不是为了卖产品,只要能帮助让大家能快速恢复初期运营就可以。”

力所能及的善意,帮助了不少人,更多的是传递了一种咖啡行业的真情。“很多咖啡馆联系我们,但是也有武汉的老客户说不参与,要把机会让给更需要的人。”这是最让张寅喆发起“援助计划”后感动的事情。

湖北黄石的一家咖啡店用M2M COFFEE捐赠的咖啡豆为医务人员提供了免费的暖心咖啡。

苍穹之下,平凡如你我,亦可给彼此希望。咖啡人啊,原本是一家。

武 汉

最后,我们回到疫情的中心。

在疫情发生之前,焦糖化店面正处在迁址扩大的磨合期,店主程淼淼和团队每天的工作强度都很大,准备着要在2020年大干一场。武汉咖啡馆的数量与南京相仿,最早写出《就想开一家小小的咖啡馆》的王森和他的参差咖啡学院也在武汉,曾几何时,武汉是无数怀揣咖啡梦想的年轻人趋之若鹜的地方。

“有一天回家,在单元门入口处看见一位老人坐在轮椅上,没过几分钟120救护车来了,做了生命体检,说已经去世,不是新冠肺炎,然后医护人员就走了,通知社区的人来安排殡仪馆出车带走老人。一直到晚上九点,殡仪馆才来人,期间老人一直坐在楼下。”程淼淼说这是几个月以来印象最深的一件事。

*焦糖化咖啡店,是武汉一家主要经营可颂面包,咖啡烘焙及提供一些餐食的Cafe。在这个空间里,“焦糖化反应”成了每天出现做多的一个化学反应,这也是店名的含义。

武汉封城,跟很多人一样,程淼淼的生活节奏被打乱了,之前一直处于很忙碌的工作状态,每天生活上的时间很少。她说那时候自己的心态很焦虑,仍旧希望店铺能够继续运转。“当时每天的信息端都在报道医护人员的物资紧缺,身处在事件中心,没有一个人能够置身事外。”

*送给医院的面包

焦虑之中的程淼淼觉得应该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她们联系上了协和医院希望能够捐赠面包给医护人员,对接之后,医院希望她们在每天中午11点前送到,所以根据产能,焦糖化咖啡馆每天给医院提供300份面包,直到物料用完,大概持续了两周。

“目前咖啡馆恢复了外卖,堂食还不允许。疫情让我认识到工作不是全部,人应该珍惜的东西很多,比如,好好的生活。”

同样在武汉的咖啡从业者。参差咖啡学院的老师李惠琛说,封城之后他就和妻子在家里隔离,隔几天出门一次采购生活所需,每天下午会爬到自家住宅楼的顶层去锻炼,站在10多层的楼顶,眼前是一片冷清寂静的街道。

*天台上的记忆和隔离期间的咖啡

“除了转发一下哪家医院物资紧缺,能做的事情太少了。”尽管现在渐渐恢复正常,但如果有人在超市排队站得自己很近,他就会觉得非常恼火,这大概是一种危机创伤吧。

幸好身边亲近的人并没有感染病毒,唯一听说的病例是车友群里的一个修车师傅,才20多岁,检查出之后很快就走了,留下了一对妻儿。

*还有一天的时间武汉就解封了,李惠琛也第一次出门喝了一杯咖啡。

樱花盛开,风月同天。76天后的今日,武汉终于解封。

但有些事,我们选择不忘记,然后等待着全世界的回归。

拿着手中的咖啡,说一句:“别来无恙。”

关于我们|商务合作|招聘信息|咖啡之家|咖啡论坛|咖啡文化|咖啡新闻

Copyright © 2011 vwuekjj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咖啡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6546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1502002369

中国咖啡网|网站合作  免责声明:本站信息来源于网络,本站意在传播咖啡文化,若侵权请告知删除

极速赛车冠军规律 上海快3开奖 极速赛车是骗局吗 GLG彩票计划群 福建快3走势 港龙彩票计划群 新疆喜乐彩 极速赛车登陆 盛兴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8码公式